报复性滑雪是井喷还是昙花一现?

ISPO x 极限时间

冬奥前的最后一年,冰雪行业在我国消费内需“报复性”反弹浪潮中尤为显眼。雪场忙翻新,忙下饺子;零售忙出货,忙新一季货源;品牌忙趋势,忙消费者教育;俱乐部忙出行,忙组织。本期ISPO深度联合极限时间通过上述四个视角,还原疫情之后,冰雪行业欣欣向荣的“众生相”。

编辑:极限时间-宋社长、 极限时间-李海洋


“2020年是近60年以来最冷的冬天”,虽然这说法已经被气象局辟谣,但今年北方的冬天,确实是真冷。12月初,作为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地之一的崇礼,夜间温度已经跌破零下20度。

相比于今年的冷,崇礼的街道车水马龙显得异常火热,也热到了每个人的朋友圈,好像每时每刻都有人在炫滑雪。


疫情之后,报(bao)复性滑雪!

前不久,12月5日,中国人民大学发布2020年度“全国冰雪运动参与状况调查”,调查结果显示,2019-2020年冬季,全国约有1.5亿人参加过冰雪运动。同时,近3年来,民众对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关注逐年上升。

而2019-2020冬天,满打满算其实也只有半个雪季。2020年春节前后,疫情突然来袭,全国各行业处于停摆状态,雪场也随之关门,本来滑雪场将迎来春节营收爆点的时刻,却突然按了暂停键。

即便后来不少雪场于2月底3月初重新营业,但当时全国上下人心惶惶,足不出户,哪还有心思滑雪。

年初,北京滑雪协会副主席伍斌在《2019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》中预估:疫情对国内滑雪场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在66.8亿元人民币左右,考虑到其它损失,整体短期经济损失估计超过80亿元人民币。

随着今年国庆节期间新疆阿勒泰地区雪场率先开业,在被压抑半年之久、疫情控制得当的情况下,东北、崇礼、京郊地区的雪场相继开业并随之爆满。往年滑雪场在平日会相对冷清,而今年无论是周末还是平日,缆车魔毯都排起了长队。

笔者曾在11月底去崇礼万龙滑雪场滑雪,不仅遇到雪道上密密麻麻的雪友,滑雪后竟然因为未提前预约而订不到酒店,当晚的崇礼已是一房难求!

一方面国人压抑得太久,另一方面国外疫情肆虐,2020-2021冬季国内出现报复性滑雪的局面貌似在所难免。

那么,报复性滑雪会不会是昙花一现?


包(bao)机滑雪!场面甚为壮观

十年前,滑雪者绝大多数都是北方人,一是南方冬天温度高雪场少,另外南方只有两家室内滑雪场,经营也不太景气。

但是现在,越来越多的南方人民开始迷上了滑雪,显露出来的对滑雪的热情和消费力惊人。据国内单板知名品牌力达克斯透露,在广州融创室内滑雪场开业不久,他们的雪具店光滑雪手套一个月就卖了30万。

更有甚者,今年11月26-29日,上海一个名为“SPADERS黑桃”的户外俱乐组织了多达900人到吉林北大湖滑雪,这900人分散在56个航班,其中包了一架吉祥航空的飞机,人均消费3000多元,这次活动的总流水超过300万元。

“这次活动报名非常踊跃,信息正式发布后两三天报名人数就超过了600人。后期因为整个北大湖的房间都已经满了,所以最后的人数控制在近900人,如果北大湖有足够的房间,我们原先的预计是1000人。”据黑桃俱乐部总经理韩勇介绍。

韩勇做过统计,在这900人中,有超过300人是第一次接触滑雪,为了这些“萌新”,俱乐部特别安排了42名滑雪教练来教他们滑雪。


SPADERS黑桃俱乐部开板大合影
SPADERS黑桃俱乐部开板party盛况

这是疫情之后,黑桃户外俱乐部本雪季第二次组织活动,11月19-22日组织去崇礼万龙滑雪场,那次行程超过300人,其中还包括杭州和广州的雪友。据介绍,该俱乐部这个雪季的活动基本已经排满了。

这仅仅是上海一家俱乐部的情况,目前在广州、成都、重庆、杭州等城市的融创室内滑雪场,也是天天爆满。

其中广州融创从6月开始就不卖全天票了,因为预定客人太多,只能出售半天雪票,以此缓解滑雪客人太多的压力。


滑雪装备爆(bao)红,商家卖断货

滑雪热潮带来的利好,除了滑雪场经营方,户外雪具店也是赚得盆满钵满。

据媒体报道,在北京东四环某大型运动品超市,摆放的单板滑雪板、白色双板滑雪鞋等装备的货架已被清空一半,儿童、男、女式户外羽绒服也都有断码现象,货架旁边的工作人员正拉着货车补货。

相关负责人表示,相比平时,周末一天的滑雪装备销量翻了2-3倍,虽然每天都会补货,可有些货品还是赶不上销售的速度。

作为进口滑雪品牌的代理商,北京极度阳光的总经理周轶介绍:“今年滑雪特别火,雪具店都不够卖的,我们这边从雪季前就忙着发货,库房都忙不过来,今年雪季时间还未过半,但是销售额已经比去年整年增长了50%到80%。”

而今年单板装备的销售特别火,很多商品都卖断货了。周轶表示:由于进口商品一年就订货一次,很难追加货品,断货也没办法。年中进货时预估销售情况,还是保守了。

极度阳光的前身是中国第一个单板俱乐部——DIY,这家俱乐部从2002年开始组建,对于在国内推广单板滑雪运动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。作为俱乐部的负责人,周轶表示:“多年前普及单板的梦想终于实现了,过去是年轻人玩单板,现在是男女老少只要滑雪基本都选择单板。”

多年前,国内的雪场内都是滑双板的,冷不丁出现个滑单板的显得非常个性。而据周轶介绍:“12月初在崇礼富龙滑雪场,满雪场都是单板,看到一个双板就跟异类一样。”

相比之下,双板市场显得“冷静”许多。但随着冬奥步步临近,尤其是谷爱凌等双板明星选手的集中曝光,以及高山滑雪等极具观赏性项目的露出,我们期待占冬奥滑雪板块最大比重的双板在后期发力。


滑雪市场饱(bao)和了?远远没有

如果仅仅是因为疫情的问题,报复性滑雪会昙花一现,很难坚持到个下雪季?

答案是否定的。随着冬奥会越来越近,冰雪产业的生态也在发生着正向巨变。

一个是滑雪的门槛在慢慢降低。以万龙、北大湖、亚布力为首的滑雪场已经试图降低滑雪票的价格,推出的联滑卡已经增加至7家雪场,为的是降低滑雪门槛,让更多人参与到滑雪运动中来。据万龙滑雪场董事长罗力介绍,万龙滑雪场于2016-2017雪季就推出了小学生、大学生免费和60岁以上人免费的滑雪优惠政策。

二是冰雪进校园的推进。如东北、新疆和北京郊区的很多雪场,近几个雪季都会与当地教委合作,安排附近学校的中小学生上滑雪课。新疆阿勒泰将军山滑雪场已经有超过7万名学生上滑雪课。

2018-19雪季,每天有1000多名学生在将军山雪场接受专业培训

三是滑雪教学的提升和普及。除了官方的滑雪教练员培养和考核、滑雪场的自有滑雪学校、第三方的社会力量的滑雪培训机构之外,今年9月底,北京雪帮雪业与八达岭滑雪场达成战略合作协议,推出本雪季“19岁全雪季免费学滑雪、周一50岁以上免费学滑雪、周三女士免费学滑雪、延庆人民每月免费滑雪开放日”等多项优惠滑雪政策。

谈到免费政策,同时兼任八达岭雪场总经理伍斌的说,“一方面为了给滑雪场培养潜在客户群体,一方面也是对中国滑雪市场进行培育。这是对市场的投资,也是滑雪场最好的推广。

从免费滑雪到免费教学,或将保证中国滑雪人数的源源增长,而且通过免费教学,还会培养出大批的忠实爱好者。这部分人将成为未来滑雪的主力军,促进消费业态的良性循环。

面对近乎井喷式的中国滑雪市场,大多数从业者信心满满,加快自己在产业和市场中的布局。而去年因疫情未能举行的ISPO北京2021展会,也成为滑雪相关产业的厂家商家争相参加的一个行业盛会。

极度阳光也早早确定了参展,总经理周轶表示:“ISPO北京今年可是全球唯一的一个滑雪展会了,德国ISPO和美国SIA都停了,这是仅有的曝光机会了,希望通过展会能结识新的、更多的经销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