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统健身房正在被“肢解” ,产品和体验是决胜关键

在核心商圈一百多平米的空间里,一群年轻人伴随着动感音乐跳动,享受释放自我的氛围。这是团体操课现场。

团体操课一般是传统健身房的附加服务。乐刻、光猪圈等新兴健身房也保留了免费操课这一形式。而超级猩猩首创了按次付费、随时预约的零售式团体课程新模式,主打年轻化时尚化,获得了资本和市场的初步认可。

那么,一个包含在健身房一直不温不火的免费项目,单独拿出来成为付费项目会是一门好生意吗?

零售式团体操课的新尝试

用户对传统健身房操课的不满更多来自于年卡的束缚,办卡后基本就不去健身房,也就谈不上更喜欢哪个项目了。再加上健身房附赠的团体课程以瑜伽、动感单车等为主,时间固定,用户与课程和时间都难以匹配。

传统健身房之外,私教工作室在团体课与一对一私教之间取折中方案,推出了小团课。模式主要为购买一个套餐多期的课程,与私教课搭配,二者也可以互相转化。完成了Pre-A轮融资的V+Fitness就是一个以小团课为主的健身工作室。

同时也不乏一些健身O2O平台,如小熊快跑、全城热炼等,用户按月付费,可选择与平台合作的健身房上课。而新兴健身房如乐刻、光猪圈等以月卡、智能化等对传统健身房升级改造,同样保留了团体操课这种增值服务。

不同于这些存在感不强的免费团体操课,自助健身舱首创品牌超级猩猩选择了一种零售式操课的新模式:按次付费、随时预约。“预约排队订单是成交订单的200%”,超级猩猩创始人跳跳这样形容操课的火爆程度。

超级猩猩健身房

超级猩猩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有20多家店,平均每个教室每天排11节课,每节价格69元—129元不等。用户年龄主要分布在20—35岁范围内,在微信官方公众号里,用户可以预约课程,看课程时长、选课情况等数据。

“一天不跳,浑身痒痒,(上团体操课)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。”一位30岁的自由职业女士Sunny在朋友圈称。

“选择这种团课主要是因为方便,就像传统餐厅和麦当劳肯德基的对比,买了就可以走。我直接选课去上,上完就走,没什么牵绊,年卡月卡总让我觉得去健身不是因为想去,而是花了钱不得不去。”Sunny说。

两种类型的操课不同点在于一个是打包套餐,另一个是零售产品。零售式操课以便捷化、零售化的模式打入市场,方便、以最低的成本获取最大价值的服务,是很多年轻人的诉求。

它改变的是销售模式,传统健身房虽然免费附赠操课,但是办了年卡难以坚持几乎是常态,作为附赠的操课也就无法发挥价值。“传统健身房卖时间,现在的新模式是卖课。”超级猩猩教练Hyper说。

产品和体验是决胜关键

据Hyper介绍,能够提供零售式操课体验的传统健身房年卡起码过万。对于年轻人来说花一万多办年卡很难,但是在消费升级理念下,一节课六七十块钱对他们的临时消费来说压力并不大。

其实按照一周两次的密度按次消费不比中高端健身房的年卡费用低,但凭借产品体验更能吸引用户。

传统健身操课的内容多来自国外课程或教练的自主编排,而超级猩猩推行内部统一课程,其中既有购买版权的莱美、CrossFit等,也有自主研发的BUTT SHRNIT翘臀塑造课程、UPPER SHAPER胸背塑造课程,针对性强。

CrossFit国外课程

传统健身房操课内容不一样的好处是用户有新鲜感,弊端是水平参差不齐;零售式标准化课程的好处是质量有保障,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教练个人的影响,但操课内容可能固化单一。

Sunny这样安排自己的课程,“一周一到两节普拉提类较安静的课程,配合一次力量型的杠铃课、燃脂搏击等,上得最多的是Hyper dance,出汗比较多,减脂减压,上完以后心情比较好”,Lee女士则表示:“我体力好的时候会选战绳等力量型课程,累的时候选一些柔和的。”这些灵活搭配的操课是传统健身房操课无法实现的。

而且,按次付费的形式对教练来说也有足够的薪酬刺激。传统健身房的操课免费附赠,这一形式本身调动不了教练的积极性,课程质量与氛围自然也就不理想。

“我邀请学员选自己喜欢的歌曲上台跟我一起跳,一个小白发展到能被老师邀请到台上,那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。我希望她们是主人,而不是一味的追随者”,Hyper教练喜欢这样的激励方式。

零售式操课定位于年轻人,品牌有着鲜明的理念。相较于传统健身房,它的品牌认知度较高,配合有时尚有科技感的外形、有辨识度的Logo和Slogan,有趣且有用,契合年轻人的调性。“环境很简单但是很高级、很时尚。”Lee表示。

观点:健身细分领域潜力与隐忧

传统的健身房正在被“肢解”,私教环节独立出了私教工作室,跑步机等器械单独放在“盒子”里成了共享健身舱,此外也有器械+操课类某几个项目组合出现的新兴健身房。

庞大僵化的传统健身房正在受到市场的瓦解,更垂直、专业的细分领域正延展出更多的机会。

乐刻健身健身操

相比健身领域的私教、小团课,团体操课最大的优势是坪效和教练利用率高。而零售式操课丰富了用户的健身选择,在挖掘存量市场和开发增量市场上,有一定积极意义。

复星锐正投资高级总监刘思齐看好这种形式,“这种模式改变了年卡月卡的捆绑,按次预约符合了年轻人的消费观。课程有创意,形式便捷,过程中还能达到健身、塑形的效果。”

当然,从传统健身房独立分化出来的团体操课也会面临诸多问题。如在大规模推广中怎么保证质量?深入到二三线城市时怎样平衡品牌调性与地方特点?怎么保持持续创新的能力?如何让用户保持新鲜感?

此外,多年从事私教的赵吉利提出了安全方面的疑虑。他认为传统健身房大多会给用户做体测,排除身体中的危险因子,新型健身房在上操课之前如果不做体能评估,用户身体受损率会很高。“有一个学员跳尊巴,脊柱歪了,因为他骨质疏松,不适合跳尊巴。”

猎鹰创投李圆峰也为其前景担忧,“团体操课做的是健身存量市场的一个小分支,市场太小。”

尽管有所忧虑,但零售式操课的便捷与体验优势,可以成为拓展健身用户的敲门砖,有利于逐步培养用户健身习惯,为深度健身做引流和转化。



来源:互联网+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