扛着优化健身体验的大旗,VR健身房能在千亿级市场占领一席之地吗?

从健身俱乐部到24小时自助健身房,从私人教练到健身App,传统健身正在经历由互联网效应带来的变革。随着需求的日新月异,健身市场也在千亿级潜力的吸引下与时俱进着。而在乐刻、觅跑、Keep们同台竞技的舞台上,“健身”还能有怎样的潜力?

VR:下一个健身风口?

为了解决健身房体验的“趣味性”,基于风口热度之下的VR(Virtual Reality,虚拟现实 )在国内似乎是一个新的亮点,因它不仅涉及到了互联网健身,同时涉及到了体育科技,以及近年火热的VR技术。健身房+VR,能否是传统健身房占领市场的新助力?

早在2015年,德国慕尼黑科技公司Icaros GmbH 曾推出一款VR健身设备Icaros,通过Icaros,健身者可以成为视频游戏中的虚拟主角,让玩家在锻炼肌肉的同时,可以体验游戏的趣味性。而在此前几年,日本知名的娱乐游戏厂商任天堂(Nintendo)已推出过如Pro-Form室内自行车等虚拟体育锻炼设备。

Icaros GmbH 推出的VR健身设备Icaros

但在VR技术还没有在国内健身房普及开来的今天,一家“VR健身房”也在近日落地。

位于北京文创企业密集的四惠东,主打“VR体验”的犇犇健身今年刚刚成立。记者来到门店,在教练的指导下亲身体验了其推出的“VR健身”。

据了解,犇犇健身使用的健身器材,为“英雄互娱”旗下“英雄智造”品牌开发的Omni VR万向跑步机,该跑步机占地2平米,使用前需换上与其配套使用的低摩擦鞋。在教练的指导下站在器材中心,扣好活动腰环和腿部安全带,腰环起到安全保护以及360度灵活运动的作用,然后面朝LED屏幕,带上VR眼镜,手持遥控手柄,这就置身在了一个虚拟的场景当中。

Omni VR万向跑步机

场景内设多款电子游戏,包括枪战、大冒险、趣味闯关等不同类别,通过按下手柄的不同键位,可选择不同的游戏类型以及“学习游戏”、”开始游戏“等不同模式,在游戏进行的过程中,通过向不同方位跑步前进、后退,从而达到健身运动的效果。

在体验的过程中,记者首先选择了一个僵尸题材类枪战游戏,需要通过前进、后退、环顾等系列动作发现僵尸并将其击毙,如果没来得及击中僵尸,就面临被僵尸“吃掉”的风险。由于僵尸画面感十分逼真,在其一步一步靠近时,记者由于害怕选择了放弃游戏。第二次,记者选择了一个大冒险类趣味游戏,挥舞手柄击碎途中的障碍物,然后一直向前行进到达终点,即可完成游戏体验。

整个过程十分刺激有趣,但运动者的注意力也更多分散在VR游戏上,加上腰环制约所带来的身体束缚感,导致笔者的感觉是,“健身效果”虽然不如传统跑步机来得直接,但趣味性却大大增强了。

犇犇健身房内的VR健身器材实景

而这样的VR健身体验就目前来看并不需要花费更多。相较于市面上传统健身房2000元/年的基本均价,生态圈了解到,目前犇犇健身四惠店的会员年费在1999元,两年会费为2599元。

在谈到VR器材所涉及的游戏版权费用时,张雨熙表示,由于丈夫是乐极地科技公司的合伙人,所以犇犇可以免费拿到其公司旗下开发的游戏使用权,“现在市面上的类似版权动辄几百万上千万,与乐极地的合作为犇犇发展VR健身省下了一笔不小的开支。”

目前,乐极地幕后已有专门团队开发针对健身房的游戏,包括篮球、拳击等类别,预计在三个月内会随着犇犇在珠海、南京等地的健身房同期铺开。

乐极地CEO史伟哲对记者补充到,“VR、AR技术的推广目前在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,行业一直处于摸索前进的状态,大家刚掌握模式,VR到底能转化成什么样,还需要时间和市场的检验”。

他进一步表示:“现在很多类似卡拉OK、密室逃脱等线下实体体验场景,都面临一个发展瓶颈是花费很多精力在装修、设计等现场体验上,这样的体验已渐渐满足不了用户需求。VR、AR体验是未来的风口,与健身行业的合作是符合时代需求和趋势的”。

在运营模式上,犇犇VR健身房将传统健身房的重资产转化为轻资产,以“股权兑换房租”的形式,减轻高额门店租金带来的压力。据犇犇健身CEO张雨熙透露,股权兑换的比例在10%以下。

犇犇健身四惠店室内场景

目前,犇犇已经获得了安徽、珠海、南京、亦庄等地方政府体育局的支持,并即将落地。张雨熙告诉生态圈,犇犇健身计划从二三线城市发力,往一线城市发展

张雨熙在接受生态圈专访时谈到,“传统健身房的消费体验面临升级,通过VR全方位跑步机健身,可以展开双人对战、家庭式对战、多人对战、陌生人对战,以竞技的形式生成全国排行榜,在丰富健身体验的同时,增强游戏的竞技感,提升用户粘性。”

此前,张雨熙为国家水球队运动员,退役之后一直从事健身行业,还曾为于谦、王宁、金龟子等明星担任私人教练。对体育充满情怀的她,希望用VR给受众带来全新的健身体验。

新思路:VR深入健身房背后的智能化趋势

VR健身房的兴起,实际上直接指向了用户对于健身体验的更高要求。

“办了年卡,但不怎么去健身房”,“下了Keep,但没怎么打开过”...... 或许商家费尽心机也没能治愈许多人的“懒癌”晚期。但若痛点还在,就不怕没有市场。传统健身房的诟病,早已频繁被行业先锋们提起:

以销售为导向的年卡预售越来越不被用户所接受,私教推销制度下的体验偏差与人力浪费,以商业地产或社区为依托的高额房租……

在市场年轻化的今天,这些问题尤其凸显。

而这样的需求背后,也揭示了B端所面临的瓶颈——付费模式的问题,健身场景的问题,以及用户体验的问题。如何提升用户在健身过程中的体验?市场正在给出答案。

例如在今年10月刚拿到7500万元A轮融资的共享健身仓觅跑,在考虑单人健身的体验感时,觅跑在仓体内添加了电视机设备,并自带网络信号,运动者可以在健身的同时观看电视。

记者走访到北京远大园六区的觅跑健身仓时,一个5岁的男孩正在一边跑步,一边看《爸爸去哪儿》。小孩的母亲站在旁边,和他一起观看。家长告诉生态圈,“孩子平常不愿意跑步,但因为健身仓里有电视,可以播放他爱看的节目,所以他喜欢来跑,这会儿已经跑了1个多小时了”。

觅跑健身仓室内

与觅跑类似的健身仓产品“公园盒子”则在社交性上做文章,相较于觅跑单人健身的局限性,单体占地面积8-50平米不等的公园盒子,可容纳2-5人甚至更多,增加多人健身趣味性地同时,给健身者输入“互相激励,共同健身”的意味。

除了共享健身仓,按月付费甚至以次付费的自助型健身房顺势而生,对场地要求更低的健身App随之而起。这些风口之下的新事物,在一次又一次获得资本青睐,猎取到一批又一批新人类的同时,也引出智能化健身的新趋势

传统健身房与新型健身房的服务模型(By 华兴研究团队)

今年4月,光猪圈完成3500万元A轮融资。而上个月,同样以互联网零售化模式为代表的乐刻运动更是拿到了3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,成为互联网健身领域融资规模最大的一笔。而仅仅在两年前,O2O健身模式还处在不断碰壁的景况当中。

在不久前结束的2017全国体育科技成果转化展览会上,光猪圈创始人王锋在展会论坛上谈到,在他看来互联网化轻量运营的体系以及智能健身房标准是:

第一,纯月费+互联网智能化;第二,轻管理:店长+私教;第三,新场景、新互动和新粘性。

王锋进一步指出,智能化健身房内部也应包含八大标配:人脸识别门禁;智能会员手环;无线智能锁控;无线智能水控阀;智能有氧训练设备;智能力量器械;智能体侧体态分析仪;智能健身衣。与健身房匹配的App应用也分为会员端和私教端,从而更高效地进行用户跟踪和管理。

此外,还有许多健身房引进了智能单车、智能跑步机等新型健身器材。

据ACSM《健康与健身杂志》发布的《2017世界健身趋势调查报告》(WORLDWIDE SURVEY OF FITNESS TRENDS FOR 2017),2016年,可穿戴技术成为健身领域的一种趋势,并在2017年得到加持。

在这份追踪健身行业11年的报告中,以科技为重要支撑的可穿戴设备在榜单中位居一位,智能手机中的锻炼应用也榜上有名。这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科技深入健身领域的行业趋势。

在自助健身房、共享健身仓、移动健身App不断深入到大众的生活场景之后,VR进入健身房,是否会指向下一个风口,激起这千亿级市场的涟漪?技术的进步成为关键因素,而市场则会给出最终答卷。



来源:体育产业生态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