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界 | ISPO Beijing 2019 亚太雪地产业论坛—2018国际度假型滑雪场产业数据总览

ISPO Beijing 2019现场为大家奉上了冬季运动产业的诸多干货资讯,在上篇(眼界 | ISPO Beijing 2019 亚太雪地产业论坛-《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》解读实录)通过《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》分享了国内滑雪产业的诸多年度数据后,今天我们将通过Laurent Vanat先生为大家分享的全球数据,来从更广的范围看冬季运动。

Laurent Vanat 先生

 

Laurent Vanat consulting SARL

咨询公司创始人

我们会关注两个趋势,一个是全球滑雪者的去向,另一个是对滑雪感兴趣的人群的转化度和留存度。首先是全球市场关键数字:现在全球有67个国家有设立滑雪场,在全球一共有26000个雪道,总滑雪人群为一亿三千万,6000个滑雪场地。但从发展的角度来说,需要细分得关注有多少个架空索道,从这角度来说,可能只有2000家滑雪场地是有5个架空索道的,因此整体的发展还是处在一个可以提升的水平。


全球雪场发展大观

发展滑雪胜地 实现增长

滑雪产业整体的市场状况方面,首先我们会关注按照地区所划分的滑雪人数,深蓝色是代表西欧滑雪人群数量,他们占比非常的高,而且在滑雪人群选择目的地的范畴上西欧也是非常的受欢迎,尤其是在阿尔卑斯山附近,可以看到这一块的滑雪造访人数是最高的,亚太地区目前的份额还不高,所以说在未来还可以通过发展这种滑雪胜地来吸引更多的人,实现更多的增长潜力。

全球数据跟中国相比变化并不明显,我们将2018年的数据和2013年的数据进行了对比,主要对比的就是滑雪场地的数量增长,全球增长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,通过之前《白皮书》所展示的增长数据,我觉得这一部分的增长非常大的一个动因是来自中国地区,此外,东欧、中亚地区也有一定增长。有4个索道以上的滑雪胜地,数量从2013年到2018年的增长并不明显,原因在于中国的滑雪场规模相对较小。

滑雪架空索道缆车的数量也没有明显的增长,很多雪场的索道出现老化后,旧的索道就会被淘汰,在更新索道时,雪场更会选择承载量高的索道,而不是设置更多条索道,因此架空缆车的数量没有增长反而下滑。

滑雪人数在亚太地区增长是比较明显的,而在美国、中亚地区及阿尔卑斯山地区出现了一些小小的下滑,罗列了全球排名前20的国家,滑雪场(含5个及以上架空缆车)数量排名第一的是美国,中国呈上升趋势。鉴于中国现在还有很多大规模雪场正在开发,因此中国将在排名上有所上升。

全球滑雪场地的运载量和访问人数在数据有些延迟,截止到目前仍然是16/17雪季(含2016冬季及2017夏季)的数据的对比。在15/16雪季的数据下滑情况下,16/17雪季同比上个雪季增长了4%,根据现在粗略的估计,我认为17/18雪季的涨幅应该持平,从2016年到2018年我们经历了三年连续滑雪人数的增长,这可能与我们在滑雪方面更高的投入与关注有关。


国际滑雪场联动

17/18雪季,我们观察到一些非常重要的趋势和变化,第一个是很多滑雪场之间开始联合运营携手合作,并且合作产生的效果是非常好的,通过互联互通的合作,为滑雪人群提供了更好的体验和服务。

另外,在美国出现的大规模雪场运营商推出的滑雪通票(比如说十年的通票等等),开始流行到了其他的地区,如说瑞士东欧等。这种滑雪的通票、年票、套票也是一种新的模式,给他们一个更为优惠的价格,能够让滑雪者保持长期的热情,让滑雪人群养成习惯,这比单次票更具有吸引力、长期性和可持续性。通过这种折扣的套卡的手段,雪票销售量也有所上升,且更好的维护了雪场和滑雪爱好者之间的紧密关系。

这个话题去年开始就颇具热度了,美国的两家大规模的雪场运营公司,每几个月就会发布一些新的雪场,加入了他们的联合运营,现在Vail Resorts 及Alterra Mountain是美国两家主要的雪场运营公司。

相关阅读:“云龙”携手通滑——滑雪度假村的联盟发展


室内滑雪场的崛起

此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,尤其是在亚太地区特别明显的一个趋势:越来越多的室内滑雪场、滑雪设施开始应运而生,五年之前亚太地区的室内滑雪场数量还是很少的,但现在出现了一个快速的增长。

国际滑雪爱好者的发展

现在全球有1.3亿的滑雪人群,他们只占世界人口总数的2%,而这一亿三千万的滑雪人士中,国际滑雪爱好者只有1500万人。所谓的国际滑雪人士,指的是他们不仅在国内滑雪,同时回去到国际各个有名的雪场去进行滑雪体验,这部分人群只占全世界整体的滑雪人群的百分之十二。

这些国际滑雪爱好者他们到底主要集中在哪些国家呢?69%来自于西欧,9%来自于阿尔卑斯山地区,10%来自于中欧和中亚还有5%来自于美洲,6%来自于亚太地区。哪个地区接待的国际滑雪人数最多呢?阿尔卑斯山地区占比达到了72%。

滑雪人流趋势上看,中国包括港澳台地区的滑雪者更多去了日本,大概在20万人次每年,这是我们测算出的亚太区排名第一的滑雪人员流动。亚太区第二个是澳大利亚滑雪者向日本的流动;第三是从日本到南韩,大概10万人次每年;第四个是从新加坡到日本;第五是德国滑雪者到日本滑雪,因为德国的滑雪者数量总量是很大的,即便是很小比例的德国滑雪者产生的绝对量还是比较大的;排名第六的是从澳大利亚到新西兰,因为相比较而言新西兰比澳大利亚的成本更低、票价也更便宜;第七个是澳大利亚到美国滑雪的人次,跨越了整个太平洋;第八是泰国到日本;第九是从欧洲到日本,主要来源于英国;第十是美国到日本。


滑雪产业未来—滑雪者留存问题

由于国际滑雪者整体在本地滑雪场的比例并不太高,因此滑雪场的首要关注点还是本土滑雪者。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潜在滑雪者都还没有得到完全的开发,甚至是在滑雪人群庞大的瑞士你也会发现可供挖掘的潜力还是很高。

图表里面灰色代表的是滑雪者,绿色是非滑雪者,目前还没有滑过雪的人数是远远大于滑雪者人数的,也代表着越来越多的非滑雪者是可供你去开发成滑雪者的。绝大多数的市场中,开发滑雪者的潜力取决于滑雪概念在整国的渗透率,因此中国在整个世界看来潜力都是非常大的。

然而我们对中国未来市场的前景预测并不是一味乐观的。通过对于邻国韩国的研究,我们发现由于留存率持续降低、滑雪次数减少,即便滑雪人数总数是上升的,整体的滑雪次数仍然在下降。尽管有奥运会的刺激,但是韩国的滑雪人次还是下降了,并且有持续五六年的下降。因此如果我们完全不考虑滑雪者的留存率的话,那我们终将面临整个行业消费人次下降风险。

而中国市场也同样面临着留存率下降的问题,如果仍然按照现有的趋势下降,将会导致中国未来滑雪市场出现滑雪频率降低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在这样的趋势下,很可能会重蹈韩国的覆辙,出现滑雪人数上升,整体滑雪次数却在下降的问题。但假设避免了留存率继续下降的问题,那么滑雪人次和滑雪者的数量都会保持上升。目前中国的人均滑雪次数是低于世界平均值的,因此在提升平均滑雪次数方面,我认为还是很有潜力的。


滑雪产业新关键词

首先是滑雪者的生命周期,一般来说从非滑雪者变成初学者再变成忠实的滑雪爱好者,有80%的人群在第一次消费之后就不再回来。之所以今年再度提到这个问题,是因为中国在这方面是大有可为的,重视初学者,把这些初学者留存下来,把他们转化成忠实的滑雪者。因此要重视首次滑雪的人群,把握滑雪者的第一次消费体验。

第二个问题就是滑雪场内的旅程,走完一套滑雪流程有时像走迷宫一样:产生滑雪的想法,你需要去了解雪场的路线和类型,要预定,要通过交通工具到达雪场,到了雪场你可能会需要了解一下哪里购买雪票,然后你需要租赁雪服、装备,然后才开始滑雪。如果你是一个完全的初学者,你可能会需要接受培训,需要得到教练的支持。滑雪之后可能还涉及餐饮、住宿等。因此滑雪就像是一场旅途一样,并不简单,那对于滑雪者来说问题可能不仅仅来自于滑雪的体验,可能是来自于从前往后整个的链条中任何一个环节。

我认为每一个滑雪场的经营者可以仔细地回顾、体验一下所设计滑雪流程,针对不同的客户类别采取一些创新性的做法,不管是非滑雪者、初学者、忠实滑雪者还是曾经的滑雪者都要去了解,每种客户雪场可以做一些什么来简化他的滑雪流程以提高体验,希望我们可以共同努力,提高客户的留存率,提高转化率。

APSC亚太雪地产业论坛商务合作


Daisy Wang / 王梦姣

+86 (0) 10 8591 1001 ext.1822

daisy.wang@mm-sh.com



ISPO 展位咨询

Alyssa Lu / 卢嘉宁

+86 (0) 21 2020 5562

alyssa.lu@mm-sh.com



相关阅读: 


广告


ISPO 展位咨询

Alyssa Lu / 卢嘉宁

+86 (0) 21 2020 5562

alyssa.lu@mm-sh.com



相关阅读: 

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