仿真冰场馆初探:需求量高、盈利难、质量参差不齐

自北京-张家口冬奥会申办成功以及“三亿人上冰雪”口号提出后,中国冰雪产业一片沸腾。其中,作为冰雪产业高科技产物的仿真冰更是成为投资与布局热点。

其实,早在2016年11月,国家体育总局等7部委共同制定发布《冰雪运动发展规划(2016-2025年)》(以下简称“规划”)中,就曾明确鼓励“仿真冰雪和模拟设施”在市场的大规模应用。冰雪产业最大的障碍来自于季节的天然束缚,从单季走向四季是上至政府层面下至商家和消费者一致的呼声,仿真冰是破解产业障碍的最佳利器。

仿真冰PK真冰

真冰场的冰面一般由水凝结制成,并靠制冷系统维持其凝固状态。仿真冰场冰面则由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和添加剂制成的冰板拼接而成。相比真冰场,成本低廉是仿真冰的主要优势。

以800平方米冰场为例,真冰场造价约为700-800万人民币,而仿真冰只需不到300万,并且可以搭配一套完整设备,还不需要高额的后期运营费用。同时,仿真冰场不受场地、季节和气温限制,搭建快捷,维护方便。

目前,国内仿真冰市场中,进口产品来势汹汹,国产仿真冰也不甘落后。然而仿真冰看似制作门槛低,可复制性强,但想要将其做好、做精并不容易。一块仿真冰,最主要的考核标准在于它与真冰在滑行体验中的相似程度。为保证其相似度,仿真冰对技术要求很高,无论是母料研制,还是板块拼接等细节,都需要极强专业性。

科诺工程经理魏兴亲表示,技术问题一直是仿真冰发展中最大的阻碍,特别是在冰板光滑度和摩擦系数的控制上。

“仿真冰毕竟不是真冰而是板子,所有状态都要靠制作模拟出来,我们要保证仿真冰像真冰滑起来那么流畅,但如果将其做得太滑又无法受力,不好蹬,这个度的把握很重要。”她认为,仿真冰所要突破的技术难点是进口和国产产品都需要面对的。

“目前仿真冰还处在成长阶段,大家都在不断地摸索,不断总结经验,改良技术。”魏兴亲说。 

求量大,质量参差不齐

谈及仿真冰生产的收益情况,魏兴亲说:“由于生产仿真冰的企业很多,价格也都透明,相对来说利润很有限,目前公司主要利润还是依靠一些传统产品 。”但魏兴亲告诉记者,市场对于仿真冰的需求很大。

冰峰体育王经理也表示,仿真冰的订单一直在增加,前段时间我们刚加了一条生产线,预计年底还要再加一条。

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,在仿真冰市场蓬勃发展,技术不断完善的进程中,问题也逐渐显露。仿真冰行业作为冰雪新生事物,加之“三亿人上冰雪”的红利诱惑,一众企业纷纷涉足其中,但一些既没有真正掌握核心生产技术,也没有形成严格制作工艺的仿真冰制造商混杂其中。

这些制造商生产的产品虽然价格低廉,但大多质地粗糙,这样的产品流入市场,极大地影响了消费者的滑行体验,导致仿真冰的口碑随之下降。不仅容易造成消费者对仿真冰的误解,也会对仿真冰行业持续发展造成巨大伤害。

魏兴亲表示,仿真冰作为新生事物,从野蛮生长到规范生存需要一定时间。相信随着技术不断进步和完善,仿真冰质量会整体提升。在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不合格的产品必会淘汰,龙头企业也将逐步显现。

随着国家政策推行的深入以及仿真冰技术的不断革新,仿真冰场逐渐在全国各地搭建运营。从校园冰雪运动的普及推广,到大众冰雪运动设施的逐步完善,仿真冰场都起着不可小觑的作用。

体验感是核心竞争力

大力普及冰雪运动要突出青少年学生重点,积极推行“百万青少年上冰雪”和“校园冰雪计划”,务实冬季项目发展的人口基础是冰雪产业的根基。

以北京为例,从2016年开始,北京市从政府层面拨出专款,免除了北京市校际冰球联赛、青少年冰球联赛等比赛的报名费,减轻家长的负担;同时建设可移动、可拆卸仿真冰场,在中小学校巡回使用。今年6月份,北京有52所中小学被授牌成为北京市第一批冰雪运动特色校,队列滑进校园、旱地冰球进校园、冰壶进校园等系列活动的顺利开展都得益于仿真冰场的建设。 

另一方面,仿真冰场作为酒店度假区、游乐嘉年华等场所的配套设施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。这些场所的娱乐设施种类多样,更新周期短,往往没有必要搭建耗财费力的真冰场,雇佣专业的教练和维护人员。仿真冰场的建立,既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大众参与冰雪运动需求,以较小的成本完善体育配套设施,同时也能作为宣传噱头,增加客流量。

除了政策推行和作为配套建立的仿真冰场,还有不少独立运营的仿真冰场。王文(化名)是长春一家仿真冰场的负责人,此前他还投资了一家真冰场。作为前国家队冰球运动员的他告诉记者,投资冰场是趋势也是爱好,仿真冰场是他今年做的新尝试。

“相比真冰场,仿真冰场的成本确实低了不少,但由于目前大众对仿真冰的认可度不高,每天的人流量跟真冰场相去甚远。再加上仿真冰场本身票价低廉,利润还是有限。”王文认为,目前仿真冰场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关注和推广。

“大部分消费者还处于观望状态,不能完全信任和接受这项新事物。”同时他也提到,产品本身不够完善,也是影响消费者消费的重要原因。目前,王文的仿真冰场还专门开设了冰球的初级训练课程,希望以此带动仿真冰场的运营。

谈到仿真冰场未来的发展,同时运营真冰场和仿真冰场的王文表示,“目前看来,仿真冰场与真冰场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,但更重要的是二者相互补充。仿真冰场可以说是作为独立的个体,与真冰场有着不同的受众和用途,如果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普及,是对冰雪市场很大的完善。”

同时王文也表示,仿真冰场能否受到消费者的青睐主要还是在于仿真冰质量的好坏,如果仿真冰的体验感不尽如人意,那么冰场的运营发展也将举步维艰。



来源:互联网+体育